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-澳门新葡萄京27111com

影视传媒学院

文学剧本——乡下来客(15编导1班 宗奕)

编辑:时间:2017-08-30点击数:

 

人物小传

阿静:29岁,职高毕业后,只身一人从农村进入城市打工,目前是一名商场售货员。性格温和且坚韧,相貌出众,身边有许多追求者,后经人先容与二俊相识,遂成为二俊的妻子。

二俊:30岁,高考落榜后成为工厂技术员。为人老实,性格温吞,沉默寡言。婚后与母亲,妹妹一起生活。

老太太:55岁,银楼老板家的二女儿,自丈夫去世后,独自带着两个儿子和儿女生活。为人尖酸刻薄,怀有心机,城府深,看不起穷人。

小琴:22岁,老太太的小女儿,职高毕业后待业在家,性格急躁,热衷于各类新鲜事物。

仁大:31岁二俊的表哥,老太太的外甥。母亲早逝,后成为农民。

树:10岁,仁大的大儿子。

故事梗概

上世纪90年代,一家五口人生活在一栋二层小楼里,因老太太不愿出钱资助儿子买房,便让儿子,儿媳和孙女,小女儿与自己一起生活。

老太太还有一位早逝的姐姐,因当初嫁到乡下,所以很少与自己的外甥有往来。近日外甥托人稍信来,会前来拜访,但老太太并部重视,且不以为然,更是鄙夷不屑这位从头到尾都散着乡土气息的外甥。

一日周末,仁大早早的就带着自己的大儿子树,把并不充裕的收成,两担大白菜挑进城里,作为看望姨娘的心意。然而老太太似乎早已做起了打算,不仅未留仁大吃饭,更未尽一点亲戚情分。无奈又尴尬的仁大只得带着儿子默默离开。


剧中人物

静:二俊的妻子

俊:阿静的丈夫

老太太:二俊的母亲

琴:老太太女儿

大:二俊的表哥

树:仁大的大儿子

第一幕 第一场

乡下菜地 日(1)

仁大:老天爷不行好啊!年三十儿我再给您多烧几柱香!就求您行行好,别难为我这种地人家!唉――

树:爹爹,吾妈喊你吃了棒面糊糊再走。

仁大:回去告诉你妈,让她自个儿带二子吃吧!你再把我昨天放在门后的扁担给我拿来,你揣个膜儿在怀里,路远,饿了吃。

树:是昨天在河里涮过的担子吗?

仁大:就是那个,快去拿来!

【树在蒙蒙的晨雾小跑着回去】

仁大:都揪了吧,都揪了吧,再穷也不能空着手去啊!

树:阿爸――阿爸

仁大:唉――唉(偷偷抹眼泪)

树:阿爸,我拿来了。

仁大:累了吧!歇歇,等爸把这两个担子装满咯,咱就走。

树:阿爸――

仁大:怎么了?

树:阿爸,都揪了咱家吃啥啊!

仁大:有你吃的!(训斥)小孩子家不懂事!多嘴!

【树欲言又止,蹲在地上,委屈着抠泥土】

仁大:走了!

【树蹲在地上不吭声】

仁大:我叫你走呢!

【树突然起身,低着头不吭声】

仁大:膜带了没?

树:带了(委屈)

仁大:走!

第二幕 第一场

老太太家 日(2)

老太太:二俊――二俊啊!

俊:来了――

老太太:你怎么这么磨呢!(手指指着二俊的头)

【二俊一声不吭低着头】

老太太:好啦――走了走了。

静:妈――您等会儿。

老太太:(旁白)烦死了。

静:妈,六六奶粉快没了,您出去时顺便买一袋。

老太太:哟(阴阳怪气)

【阿静准备从兜里掏钱】

老太太:二俊――二俊哎――

俊:怎么了妈?

老太太:今天雾气重,你表哥前阵子好像捎话来说,可能今天来呢。

俊:表哥要来?

老太太:没错时候的话估计今天来。

俊:那――外头雾气重,您今天就别出门了,咱们不去商场,那我出去买点菜。

老太太:去什么去,外头那么冷。

俊:那――不买点菜……(支支吾吾)

老太太:家里不还有菜吗?萝卜白菜多下饭啊!乡下人也吃的惯。(笑)

【二俊欲言又止】

静:妈――

老太太:他是六六爸,回头让二俊买去。

静:(旁白)我又不是不给你钱。

老太太:(旁白)就你那点鬼心思我还不知道,想从我这儿抠钱,门儿都没有!

静:二俊――!(生气)

俊:你快上楼看孩子去!(不耐烦)

【阿静一声不吭,扭头上楼】

老太太:你把我昨天扔的那些烂菜叶再捡捡。

俊:噢

老太太:就那点烂菜还要我钱。(自言自语)

【二俊一声不吭的捡烂菜叶】

老太太:贴菜饼浪费油,包饺子不耗肉也得加个鸡蛋,唉――

俊:妈,我捡完了。我上楼看看孩子去。

老太太:去吧,去吧。

俊:哎――(恭敬)

第二幕 第二场

老太太家 日(3)

老太太:二俊――二俊哎――

俊:怎么了吗?(快速下楼到厨房)

老太太:出去买点醋去。

俊:哎――(恭敬)

【二俊套了件棉袄出门了】

第三幕 第一场

路上 日(4)

仁大:膜吃完了没?

树:还有半块,爹,你饿吗?揣怀里还热乎呢。

仁大:爹不饿,老天爷饿不着你爹。

树:嗯啊!爹爹是男子汉!树以后也要像爹爹这样。

仁大:像爹爹一辈子老农民啊?你要好好读书,以后进城里,这样才能一辈子不挨饿啊!唉――

树:进了城里,就真的不会再挨饿吗?(所有所思)

仁大:待会到了姨奶家,你先在外头等着,等我把担子先挑进去,我再出来带你进去。

树:哎!(高兴)

第三幕 第二场

老太太家 日(5)

老太太:都说干过苦力的人勤快,这乡下人腿脚怎么还这么不麻利。

二 俊:妈,今天不是雾大吗。

仁 大:你待在外面,不叫你别随便窜进来。(一本正经)

树:知道了爹。(嬉皮笑脸)

【仁大整理衣服】

仁 大:你看看,还对头吗?

树:对头!(笑)

【咚咚(敲门声)】

老太太:开门去。

仁 大:二俊――(紧张)

二 俊:大哥,快――快进来。

仁 大:哎!哎!(紧张 脸红)

【仁大挑起扁担进屋】

老太太:哟,我大外甥!(虚情假意)

仁 大:姨――姨好!(紧张 脸红 情不自禁往门口退步)

二 俊:快坐呀!来喝口茶!

【仁大迟迟不敢坐下,迟疑了几秒才想起门外的树】

仁 大:树――树,还在外面。

二 俊:树?哦!哦!

【仁大出门叫树进来】

仁 大:别忘了喊人!(一本正经)

树:嗯!嗯!(紧张)

仁 大:我大儿子,才十岁,不懂事。(低头哈腰)

树:二――二叔好!(害羞 躲在树身后)

仁 大:还有姨奶呢!姨奶还没喊呢!

老太太:哟!我小外孙喔!(虚情假意)长得可真俊呢!

二 俊:别站着了大哥,坐下吃饭吧!

仁 大:哎――哎!(紧张)

二 俊:我去捞饺子,不知道你们具体什么时候到,煮好了,放在祸里还没来得及捞出来。

老太太:你去啊!(催促)

【仁大整理好衣服,正准备坐下】

二 俊:妈!妈!

老太太:怎么了?怎么了?

二 俊:饺子都煮烂了,成片汤了。

【老太太暗笑】

老太太:哎!哎!都怪我!都怀我!年纪大了,没记性了!

二 俊:大哥――(满脸尴尬)

仁 大:没――没事(强装淡定)

树:我饿――(支支吾吾)

仁 大:小孩子不懂事别瞎说!(训斥)

【树垂头丧气,满脸委屈】

仁 大:姨!二俊!没事没事!大家来的路上就吃饱了!(强装镇定)

老太太:真是不好啊意思,大侄子。(装模作样)

二 俊:妈,要不……(话音未落被老太太打断)

老太太:大侄子,你那俩担子……

仁 大:噢!噢!家里没啥好东西能带来,就这两筐菜。(紧张)

老太太:哎呦喂!来就来还带什么菜啊!又不是没有!(虚情假意)

【仁大脸色骤变,满脸通红,尴尬】

老太太:哟哟,看我说的。大侄子你别当回事儿!年纪大了,嘴也不灵了。哈哈――(笑)

仁 大:姨,你多保重身体!我和树趁下次天气好时再来看你和二俊!

老太太:哎!那你路上小心着,慢走哈!(假热情)

【咚(门被关上)】

第三幕 第三场

老太太家 日(6)

老太太:小琴又跑去哪里疯了?

俊:今天周末,可能出去玩了吧。

老太太:这丫头成天在外疯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啊,就是太老实,若有你身上半点的老实也不至于这样天天让我操心!

俊:她还小呢!

老太太:小?(讽刺)

【二俊尴尬 只笑不语】

老太太:等哪天她落得跟你大姨一样的下场,嫁个乡下土包子,有她哭的时候!你看看你表哥的样子!若不是亲戚谁想有往来。幸好小琴没在,不然又有一顿气了!

俊:恩——恩

老太太:再过两年就要寻思个条件好姑爷了,到那时候她若再想疯,我拼了命也要把她拦下来!不然真有她悔恨的时候!到时候就算哭瞎了眼也是她自己作的孽!

俊:嗨(无奈)

老太太:给我把家里的称拿来。

俊:妈,要称干什么?

老太太:叫你去拿就快点!磨磨蹭蹭的!(生气)

俊:哎!哎!(恭敬)

【二俊拿出称,放在地上】

老太太:你把刚才仁大挑的那两菜篮给我放称上。

俊:妈,你这是……(摸不着头脑)

老太太:快点放!

俊:哎!哎!(恭敬)

老太太:昨天我去买菜,有个从乡下来的竟然想蒙我钱,幸好没被他偷斤少量!你帮我看看,这针是不是指到十。(打量着称上的数字)

俊:比十多点,十一。

老太太:看来我没估计错。(得意)

第四幕 第一场

路上 日(7)

树:爹,我饿――

仁大:膜还热吗?

树:温的(委屈)

仁大:那先垫着吧!是爸不好!

树:爹,你刚才不是说进了城就不饿了吗?为什么树还是那么饿。(委屈)

仁大:是爹不好!是爹没用!(哽咽)

树:爹,你饿吗?

仁大:我的好树儿!爹不饿!(偷偷抹眼泪)

树:回去就让吾妈做棒面糊糊。(笑)

【仁大一把将树抱在了怀里,在雾中的身影渐行渐远】

学院地址:江苏省无锡市藕塘职教园区钱胡路812号      邮编:214153      电话:0510-83275908、85551188

Copyright?2016  江南影视传媒学院

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|澳门新葡萄京27111com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